文/龐文真 雖然沒去倫敦書展,在我常看與聽的新聞和推特上,不時有訊息進來。檢視這些訊息,挑和數位相關的訊息,分享我的觀察: 「平盤就是上升 」(Flat is the new up.) 的時代 有聲書興起的時代 (Rethinking Business, Rehearing Audio.) 位在中數位的時代(Mid-Digital Age)的價值 平盤就是上升 完整文章
李娟的書讓人一開卷便欲罷不能,不過這本新書《記一忘三二》與我們熟悉的,之前在阿勒泰的李娟作品不太一樣,雖然地理坐標同樣是新疆邊地那個很難弄清楚到底在何方的地方,但多了點都市感,比較日常,沒有李娟作品正字標記的遊牧情事。如此,這書仍然好看嗎? 好看啊。好看,有兩大因素,一是她的天才老媽,一是她們家一堆動物,而這兩者是綁在一塊的,繫鈴人是天才老媽。天才,用現代文明的話講就是天兵天將。 完整文章
文/犁客 在很多故事裡,科學家大致上以幾種形象出現:因為太聰明所以有點瘋痲而且不大理會社會標準、因為太聰明所以有點痴呆不大能夠處理人際關係、因為太聰明所以自找麻煩地想要毀滅世界(或者保衛世界),或者,在好萊塢比較常見的,因為太聰明所以變成動作片主角(?) 完整文章
文/臥斧 原載於【Medium】,經作者同意轉載 ※本文涉及《一級玩家》電影及小說情節,請自行斟酌是否閱讀 《一級玩家》(Ready Player One)原著小說中譯本上市前,俺因受邀推薦,先讀過稿子,覺得十分有趣。恩斯特.克萊恩(Ernest 完整文章
編譯/暮琳 日語有個非常有趣的詞叫做「tsundoku (積ん読)」,是為日文的積累(積んでおく)與閱讀(読書)兩詞結合而來。這個詞有「以堆起來放著的方式讀書」的打趣意味,更泛指許多人買了書卻囤積著不看的微妙現象。相信買了書卻不看是許多讀者共同的痛,與文字共生的作家們也常出現超量購書的情況。 完整文章
文╱喬.普立茲(Joe Pulizzi);譯╱陳敬淳 明白事理的人使自己適應世界,不可理喻的人想使世界適應自己。 因此所有的進步皆有賴於那些不可理喻之人。 ──蕭伯納(George Bernard Shaw) 二〇〇七年我從薪資七位數的出版業工作離職,接著開始創業。雖然我已經考慮辭職一段時間了,腦中也已經有想販售的產品,但這項產品卻無法在短期內準備完畢。 完整文章
當今,金庸武俠文學的研究,可說是紅學之外,另一個最熱門的學術議題了!綜觀兩岸三地,眾多重量級的學者,無不投入金庸學的研究!究其原因,乃因金庸的武俠寫作,已然達到文學藝術登峰造極的境地!更重要的是,談到他作品的迷人處,光看他的粉絲群,上至大學教授,下至中、小學生,便知道他的武俠文學,可謂老少咸宜!緣此,在當代的文壇上,他對讀者的的影響力,可謂無人能及! 完整文章
文╱Charles Foster;譯╱蔡孟儒 如果你把一條蠕蟲放進嘴裡,牠會感覺到那不祥的熱度。你以為牠會趕緊往深處爬,掉進你的食道,因為暗處通常是安全的避風港。但是牠沒這麼做,牠會從你的齒縫鑽出來。我的牙齒有許多大大小小的縫隙,一九七○年代的雪菲爾市(Sheffield)可沒人戴牙套矯正。 完整文章
文╱Elaine Sciolino;譯╱趙睿音 在法國,有兩樣東西不能丟: 麵包和書。 ──伯納德.菲克索(Bernard Fixot),法國出版人 每個月的第三個星期日,有一群退休人士會佔領殉道者街的一角,這是「生生不息」(Circul’Livre)的時間,這個志願組織致力於保護書籍,志工把書本依主題分類,陳設在開放式的箱子中。 完整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