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犁客 這個世界第一次看見島耕作那天,他剛接到升任課長的消息。 那是上個世紀的八零年代初期,日本經濟還沒有泡沫化,許多日本生產的家電產品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席捲全球市場,例如當時每個青少年都想要一台的「隨身聽」,讓人訝異於這個二次大戰的戰敗國,不但在一個世代當中就迅速回到世界舞台的聚光燈下,還十分搶戲。 完整文章
因為每年的台北國際書展都緊挨著農曆春節舉辦,不管是在年前還是年後,都會和年假前後的工作全都纏在一起,所以在出版業工作,每年的這段時間都不免忙亂;但也因為會有不同國家的作家趁台北國際書展、帶著新作到訪台灣,所以在出版業工作,就有機會比一般讀者見面國外作家的不同面向。 完整文章
文/田路和也;譯/周若珍 將徹底思考後的戰略與戰術轉為行動,累積能夠達到預期成果的「有付出必有收穫」成功經驗,是非常重要的過程。 因為這個有付出必有收穫的過程,證明了你的戰略和戰術有效且重現性很高,可以增加你的自信。 鈴木一朗曾說過: 「問題在於『如何打出安打』。假如只是碰巧打出安打,那根本不算什麼。」「我並不是天才,因為我可以說明我為什麼打得出安打。」 完整文章
文/伊格言、陳夏民 問一:《你是穿入我瞳孔的光》(洞穿版)在2011年9月出版,而《與孤寂等輕》在2019年情人節上市,請問伊格言在這段日子之間,對於生命最大的領悟或是想法上的改變是?而這些想法,是否也影響了《與孤寂等輕》的創作或是作品當中的世界觀? 完整文章
文/戈婭 千萬別叫我勵志媽媽,我是真的受不起。 有哪個媽媽是天生勵志的呢?沒有。但是天塌下來了,你能怎麼辦?只能乾脆躺平,當被子蓋了。然後蓋著蓋著,你會覺得:咦,這個姿勢也還好,並沒有那麼難受…… 經常有媽媽問我:「你到底是怎麼想通的?」「你有沒有長夜痛哭想著『為什麼是我』的時候?」當然有。 完整文章
文/羅毓嘉 楊智傑是我的同代人。我們同出生於一九八五年,在西門町留下青春的步伐,轉個彎則在凱道獲得政治的啟蒙。長大以後我們都有在媒體服務的經驗。我們試著說服別人也被別人說服,一度相信的信念在某個時候不再作數,有時甚至在爭辯的過程中,我們沉默了下來。 這些是必要的嗎?這些言語花巧和論辯。乃至於詩。相對於時代的旗幟和高帆,是必要的嗎? 完整文章
文/謝宛婷 大家都知道安寧照護是照顧著生命即將走向終點的人,然而,有的時候,生命還沒走向終點,選擇卻已經走向終點。走投無路的人生,也時常敲響著安寧照護的大門。 幻聽不時地慫恿著她自殺 水姨在她不斷被逼迫的人生中彈盡援絕,手邊盡是壞球。她想勉強撿起一顆投,卻發現,連投出這樣一顆球的權利都沒有。 我們就在這樣的狀況下,與水姨和她的女兒相見。 完整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