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一週E書】所謂的翻譯問題,其實不是翻譯問題

文/犁客 有時讀者會讀出「翻譯問題」──不是錯字,是錯譯,例如名詞譯錯了或者句子的意思譯錯了。有些可能是很單純看錯字也就譯錯意思,有些可能是譯者沒有意識到特殊狀況──例如把「potential energy」直譯成「潛在能量」,但這其實是物理當中的「位能」──也有些可能就是譯者功力不足,沒搞清楚句構…

【讀者舉手】你/妳是我窗外的一片風景──讀蔣亞妮《請登入遊戲》與《寫你》

文/李翊萍 寫散文的人,通常都很真實,像鏡子裡的人寫她鏡子裡在寫的那個人,尤其是感情,總是真摯的令人感動,所以作者也許是、也不是在寫自己,寫著讀著,讀者也把全部都讀成了自己,這是我閱讀蔣亞妮兩本散文集後的心情。 先說《請登入遊戲》好了,書的目錄總共分成三輯:輯一是〈時間即遊戲〉;輯二是〈記憶迷藏〉;…

新手作家易錯過的免費連載:看似虧本生意,其實好處多多

文/鄭穆尼;譯/林珮緒 「為什麼要我把費盡苦心才寫出來的作品,免費給別人看呢?給錢讓我賣掉都還嫌不夠呢!」 剛開始寫網路小說時,我不知道為何要免費連載自己的作品。「不該是要把免費連載的時間拿去投稿公開徵稿比賽嗎?投稿不是比較有利嗎?」、「可以免費看的作品會有誰想花錢買來看?」等問題也曾在我的腦海中盤…

買菜做飯,是我最喜歡的事,但剩飯通常是宴客後最大考驗

文/陳念萱 買菜做飯,是我最喜歡的事,唯一恐懼的是處理剩菜。我相信,這也同時是所有家庭主婦的惡夢,宴客時拿捏分量又不失禮,既是一門大學問,又能從中獲得許多啟發,考驗功夫,更能壓榨自己的想像力。 改變面貌,又能以嶄新的姿態出現,平時要累積足夠的實力,否則,只會讓情況更糟,而打擊自信心,便更畏懼處理剩菜…

人們希望作出改變,同時以「我就是這樣」擋下所有建議

文/薩曼莎.博德曼;王瑞徽 人多半都會想在生活中作出改變。正因如此他們才會走進我的辦公室,這可不是件容易的事。但隨著治療的推進,患者往往在面對必須實際作出改變的艱難過程中遇上瓶頸。他們往往更關心他人的變化,而不是為自己本身帶來任何變化。 「我就是我。」他們執拗地堅持。 這話我已聽過無數次了,加上一句…

掌握人性的購物慾望,將使你成為銷售冠軍!

文/Neil Hoyn,譯/蕭美惠 數據驅動型企業常做的一件事是:堅持人類是完美的理性,他們的決策純粹基於價格、價值和特性。人們想要最快速的網站、最迅速的出貨時間;數據說明了一切。 然而,我們實際上在數據之外找到許多機會,以理解人類行為的事實:人類行為往往並不理性。 有一家成長中的B2B經銷商對於其…

學著向客戶問問題,好奇心與測試可以讓你找到最佳解

文/Neil Hoyn,譯/蕭美惠 在麗思卡爾頓(Ritz-Carlton)飯店,員工們的制服外套口袋有一本小筆記本,他們稱為喜好簿。這是獲取更多客戶資料的超低科技方法,有著好聽的名稱,而且效能極高。如果員工聽到房客提及一項個人喜好,例如某種音樂或飲料,就會記在本子上,再輸入到線上檔案,這全都是為了…

推理謎題不等於推理小說

文/臥斧 ※原刊於【Medium】,經作者同意轉載 坊間有時會看到一些書名類似《五分鐘推理》之類的書,印象中也在過去的《推理》雜誌裡看過這類內容,大抵是則篇幅不長的敘事──例如某甲追蹤自己要殺害的女子到了海灘,女子穿著一件顯眼的大紅色泳衣,某甲自信不會看漏,預先埋伏等著下手,等到海灘人潮散去才發現根…

對達爾文來說,「人類會害羞」是他演化論中的一大謎題

文/喬.莫蘭;譯/呂玉嬋 在長女安妮一歲時,達爾文注意到,女兒會眨也不眨地盯著陌生人的臉龐,好像對方是一個沒有生命的物體。1 她還不能明白,這些面孔屬於其他人的,他們可能會注視她、留心她。而在長子威廉兩歲三個月大時,達爾文在他身上第一次發現到這種意識的暗示。達爾文外出十天,返家後注意到兒子在他的身旁…

林夕:我的歌詞有很多很傷感的,但很用心的留下一盞燈

文/林夕 日期:2010-01-09地點:台北誠品書店 林夕:甚麼叫樂觀?一般來說,假如快樂真的可以學,一般人都會告訴你,凡事要樂觀一點,面對金融海嘯,面對那個逆境,以一種樂觀的心情來面對。 可是我覺得這樣子也不是辦法,自從樂觀到出現了一個新名詞叫「審慎樂觀」後,我覺得很奇怪,你樂觀,也要審慎,你在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