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請問可以新增_____的功能嗎?」 自創立以來,我們經常收到像這樣的許願。 雪片般飛來的許願、敲碗,Readmoo讀墨電子書都會認真評估、視情況排入開發排程。 全公司都是閱讀愛好者的我們,也不停開發優化讀者體驗的新功能。 而整個出版生態圈,包括寫出好故事的創作者、書籍背後的出版社推手,都是讓閱讀能走入生活的重要功臣。我們透過每一次軟體更新,讓所有人都能享受更貼心、順手的功能。 完整文章
我們都知道,接觸各類創作的方式當中,閱讀是最私密的──人們可以一起看電影、一起聽音樂,雖然感受不見得一樣,但在某個時段當中,看到和聽到的內容是一樣的;可是人們可以一起閱讀,那是各自讀不同的書,不是接收同一個視覺或聽覺來源的內容,而就算各自讀同一本書,閱讀的速度也不會是一樣的,所以某個時段當中,一起閱讀同一本書的人,讀到的內容可能差別很大。 完整文章
文/黑川伊保子;譯/陳亦苓 女人的大腦一旦產生同理心便能夠抒解壓力,因此,同理心正是給對方大腦的最佳禮物。 換言之,女人的交談就是把「日常生活中的微小體驗」做為禮物送給對方,而接收的一方則回送同理心,以「片刻的療癒」做為回禮,也可說就是一種同理心的禮物大會。 完整文章
文/黑川伊保子;譯/陳亦苓 在夫妻對話方面,要注意的最後一點,就是別試圖推測老公的話中之話。老公的話裡,多半都沒其他的話。 之所以問:「菜就只有這些嗎?」也只是要確認「就用這一片鮭魚配兩碗飯吃就行了,對吧?」若把這解讀為「妳一整天在家就只做出這點菜?」實在是太吹毛求疵。 完整文章
文/黑川伊保子;譯/陳亦苓 女人之間的戰爭,是男人看不到的問題之一。 女性腦彷彿能夠鉅細靡遺地掃描、感受半徑3公尺內的範圍,在無意識之中佔據主導地位。一旦無法照著自己的想法控制此空間範圍,便會陷入「被忽略」的感覺中,引發焦慮與不滿,導致壓力不斷累積。 婆媳彼此不爽,就屬於這種「控制領域」的衝突。 完整文章
保羅.科爾賀以《牧羊少年奇幻之旅》崛起文壇,名滿天下。記者採訪說到這部小說已銷三千萬冊,保羅玩笑糾正:「是超過三千五百萬冊,⋯⋯這還不包括盜版的數量。」更不用說他的所有作品被譯成八十一種語言,銷量冊數破億。 保羅.科爾賀能牢記暢銷數量,是有道理的,這份成就得之不易,怎不好好珍惜,羅縷記存? 完整文章
文/安東尼.史脫爾;譯/張嚶嚶 生活中沒有孤獨感交錯著的人,永遠不能展現知性的能力。[*] ──托馬斯.德.昆西(Thomas Quincey),英國散文家及批評家 每個人都有內在的幻想世界,而這些幻想也會以無數方式表現出來。一個人參加比賽或觀賞電視足球賽,表示他正放任幻想縱情馳騁,只不過,他可能並沒有在創作或製造些什麼。 完整文章